Rayonex

建築生物學
Building Biology
金字塔能量 Rayonex Pyramid Building in Germany

德國瑞雷斯公司(Rayonex)於年2005搬進位於倫訥施塔特(Lennestadt)的金字塔(見上圖)。 這座位於藻厄蘭地區的建築群,贏得多項建築設計大獎。 瑞雷斯公司以生物能共振醫學聞名。 公司經理迪特馬爾. 海默斯(Dietmar Heimes)曾公開表示:『我們在金字塔裏工作感到非常舒服。自從2005年我們進駐金字塔後,員工的平均健康水平有了一定的改善。』
金字塔之內是否真的具有某種能量?而這能量又從何而來?
傑克工程師杜拜爾(Karel Drbal)是研究學者中的一位佼佼者,他在其《形狀波》一書中強調指出,各種形狀,如圓錐形、球形、正方形、金字塔形,都能通過宇宙射線或陽光改變其內部的宇宙波。
杜拜爾曾利用三毫米厚的馬糞紙,按胡夫金字塔的比例,做了幾個30厘米高的模型,進行第一次實驗。結果他發現,放在模型內的牛肉、羊肉、雞蛋、花朵、死青蛙、壁虎等果然變干而不腐。實驗獲得初步成功后,他就與布菲通信,兩人保持著經常地聯繫。
他不斷地試驗,探討模型內究竟存在什麼能量。有一次,他將一把刮鬍子刀片放在模型內,滿以為它將變鈍,但結果卻相反,刀片變得更鋒利,他用這把刀片颳了50次鬍子。於是,他又開始研究金字塔模型對刀片的影響。
杜拜爾做了一個15厘米高的模型,把刀片平放在塔內據塔底三分之一高的地方,刀片的兩端對準南北方向,模型本身也按南北放置。幾次試驗,結果雷同。一種極其簡單而又神奇的磨刀片器——馬糞紙的胡夫金字塔模型就這樣發明了。
1949年,杜拜爾正式向捷克首都布拉格有關部門申請註冊『法老磨刀片器』的發明權。在捷克,一般專利發明權至多3年即可批准,但這項編號為91304的發明經過了整整10年的周折,直到1959年才批下。
其間,杜拜爾竭力說服專利委員會,並向委員會主席通了一個模型。該主席親自進行試驗。最後表示這項發明確有實效,它並不是什麼欺騙或魔術。與此同時,杜拜爾還探索模型磨刀片的原理。
杜拜爾在一家無線電研究所工作,他可以了解當時世界上最新的科技情報。並充分利用所里的設備與儀器。他把實驗擴展到收音機、雷達、宇宙線和其他射線中,研究用馬糞紙這樣的絕緣體製成的金字塔模型,其內部的空間產生著什麼樣的震蕩,這種震蕩又和地球磁場與刀刃之間有什麼關係。
最後,杜拜爾得出一種假設,或稱為一個定理:來自太陽的宇宙微波,通過聚集於塔內的地球磁場,活躍了模型內的震蕩波,使刀刃變鋒利。但是,金字塔形並不是會在其內部空間產生特殊能場的唯一形狀。
杜拜爾說,人的一生都是在各種形狀的建築物中度過的,從一種形狀到另一種形狀,譬如汽車、影劇院、住房等。 他主張應研究建築物形狀對人體的影響,在設計建造房屋時選擇對人們健康最有益的幾何圖形。
杜拜爾認為球形和金字塔形的建築物最有益於身心健康,這兩種形狀的病房能加速病情的好轉。 也有人認為圓柱狀結構好處多。
一些研究者認為,人類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是在正方形和長方形的建築物中度過的,而這兩種形狀並不能產生積極和特殊的能源,相反,它們可能產生某種消極的力場,阻隔和破壞周圍有利於人類的自然力場。
他們呼籲建築師們認真考慮,在設計住房、辦公室、病房等建築時,改變因循守舊的傳統的正方形和長方形形式,使人類得以在更符合身體健康、令人充滿活力的建築形狀中工作和生活。

Paul Schmidt 生物能共振

1976年,德國生物物理學家保羅.斯密德(Paul Schmidt)發現陽光中的紫外線,會促進細胞產生黑色素,進而開始研究和諧的振動頻率對人體系統的影響,最初他運用簡單的信號產生器(frequency generator)來測試在哪一個頻率和哪一個環境下,這些信號波會對生物產生共振的影響力,慢慢地,他發現到,當人體某部位的功能開始不好,如被病毒干擾功能衰退時,其相關部位高頻率的諧波會先受影響。通過多次的試驗,他得出了當疾病演變到能夠被一般的醫療技術診測到時,其諧波頻率已在100kHz以下的結果。
Paul Schmidt研發出一套儀器,可同時發出好幾個以10倍相差的波頻。這套儀器可診測出人體各器官的功能是否完好(相關的高諧波頻率是否還存在),若功能受損,還能把這些身體遺失了的高諧波頻率傳輸給身體,進行調整和修復,以恢復健康。因此,在疾病未真正發生前就診測到跡象,即可給予治療。急性病症也可採用這種療法。
Paul Schmidt在生物共振方面的研究有很多成就。他找到了和人體各個器官有關的頻率及人體各系統,如免疫系統、中樞神經系統等有關的頻率。並且成立RAYONEX公司,致力研發檢測及防輻射干擾的產品。

x1

建築物的能量來源

早在三萬多年前,古人就用石柱註記了有康復力的能量點。原古人類如何發現「聖潔能量點」的?有人也許會假設他就是模仿動物而走到該地點,但是更可能就是,他有著與動物類似或更先進一些的感知方式,與更先進一些的直覺,讓他能看到感覺到,從這地點發出的「光」,並與之互動。

不過,現代人,其每日覺知的焦點已轉到左腦感知。對右腦感知的覺知力已經變弱。我們對潛意識的覺知於是失去。這就是現代人的狀態。

透過地理生物學以及建築生物科學,我們可找到產生這些能量品質的幾何條件(大自然的設計語言),利用形狀、數字、比例、顏色,與聲音來複製均衡能量品質。然後還可以用類似的幾何方法,來放大、儲存,以一種雷射聚焦或由中心向外放射的方式,來傳送這些能量品質,涵蓋更廣大區域。我們也可將它灌滿於其它物體的能量場中。例如:我們可將飲用水與灌溉水,灌滿這種均衡能量,來改善生物免疫系統;灌滿於我們的食物之中,來增加它的生命力;灌滿於藥物中,來減低其有害的副作用。

古人了解在聖潔地點的靈性能量,是來自有超升、超越性的本源,所以有著能夠均衡一切的品質。這地點的能量會與全身能量互動,經由和音共振,就重建了均衡,﹙很像你為樂器調音,你彈一個和弦,其它相關部份就會與之共振﹚。將我們與我們生命中的超越性中心連接起來。在聖潔能量點的「天使性連繫」與「超自然示現」在解決許多問題上扮演了主要角色,是經過一種在進入靜境、夢中或神諭狀態下才會示現的高度智慧來完成的。

在古代,唱誦讚詩與禱詞的儀式乃是建築過程的一部份。直到今日,在埃及南部的建築工事中,每當有使用人力時,扛重磚與重物於肩上的工人在他們爬上鷹架或結構時,都會唱誦那些不老的、有韻律的讚詩。另一個例子是他們在沿著尼羅河岸拉著載貨的帆船時,若沒風時,也會唱一種讚詩。在埃及,眾所周知的還有在路克索﹙Luxor﹚一帶,仍然有人保留了一些古埃及的知識,能夠表演一些現代人難以理解的技藝。有沒有可能這些讚詩與禱詞(在移動石頭至建物地和將它們放置好之上)都扮演了支援的角色?我並不是說他們把石頭「唱」到它的位置去,而是那唱誦讚詩有可能是一種支援的角色。

對古埃及人而言,建造聖潔建物乃是一種靈修,因此所有相關人的能量品質﹙神父、建築師、工匠、藝術家與工人﹚都很重要。明白他們所畫的每一條線,所摸過的每一塊石頭,都會永遠的灌注了所有參與者的能量,他們是會好好的準備他們要去做的靈性工事的。一個工作者在參與任何工作之前,都會需要經過淨化儀式的禱告。例如,如果他摸到一塊石頭,灌注了負面能量,他就會降低了整個建物的微細能量品質。

對他們而言,每塊石頭都是活的有著意識與覺知。當工作人員有很高階層的靈性,經過某些儀式,他們就可能影響到石頭的能量品質。古埃及人整合了大自然的力量於他們的每日實用科技之中。

我們所在房間內的能量就有著一種心念與情緒上的抽象意識,這就是它的本質的一部份。因此,我們必需看到能量的多次元空間的形態,是從物質層次,一路穿過情緒與心念層次,到更高的靈性層次。我們於是才能夠了解到覺知力、情緒、企圖心,在影響任何型態的系統內的任何形式的能量互動的品質上,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這些心力,不但在與生物如人類、動物、植物的互動上扮演了角色,也在與無生物如建築物、機器、大自然中的山與湖等的互動上,扮演了重要角色。這種覺知力乃是許多古代祭典的核心所在。

這同一種共通意識的特質,在同一房間中,會隨著不同的能量系統而創造出不同的意識。就連這房間,這個我們在其內的空間,都有著它自己的覺知力,覺知到在其中發生了什麼事,但這卻是一種與我們一般所了解的覺知力完全不同的覺知的層次與方式。這房間會覺知到在它的空間內的行動所造成的能量品質,也受到這能量品質的影響,又因此而改變了它的影響力與功能。在植物內,它創造了植物的覺知力,進入細胞則創造細胞的覺知力。

在某種層次,在各物種的資料庫,在它們自己的感知空間內,提供了它們特定的溝通語言之前,一定有一種共通的、我們都可以了解的語言。在微細能量層次,超越我們經由資料庫才有的感知力之外,有著其它種類我們無法直接感知的覺知力,例如,對細胞與基因層次的體內功能與內臟的覺知力。如果我們可以找到連結了宇宙萬物,維持其統一的原始的共通語言,也許我們就能與風交談、交換資訊,與樹、動物、鳥說話,實際上可說是與宇宙萬物交談,不論可見或不可見。

在建築中,我們會用建材來創造其內部及外圍的空間品質。我們所在的空間是地球生物能量系統的一部分,也就是說這包含了多層次的能量。大氣層是地球體整體的一部分。我們其實不是住在地球之「上」,而是住在、建築在地球的身體之「中」。因此建築師應被視為是「空間雕塑家」,在他的雕塑成形過程中,必須將建築物融入地球微細能量系統的每個層次中。

地理生物學是創新的「質性物理學」的實際應用,35年來,該方法已在世界各地的研究專案中,驗證了它的功效。近年來,學術界對環境微細能量互動的認知已有顯著轉變,使這尖端科學成為幾個著名大學多種領域的研究生課題,其領域包括了:建築,室內設計,工業設計和環境科學。

不健康的居住空間

愈來愈多的研究顯示,居住空間的能量品質會直接影響到我們的身體健康,而能量品質的好壞則與地球磁場的電磁干擾有莫大的關係,所謂的地球磁場,也就是Geopathic壓力線,包括了哈特曼網Hartmann-grid,克里格網Curry-grid和干擾線interference lines.。

此外,地下水流或是輻射線,也是致病的來源之一,包括與電磁場有關的高壓輸電線路,低壓家電以及家用電線,雷達,手機和手機信號塔。另外,景觀的變化,如挖掘或是建築工地導致能量的變化,免疫系統會因此減弱甚至惡化,長久下來,甚至會導致疾病的發生。

1951年,恩斯特哈特曼博士發現一個遍佈地球表面的微細能量格線結構,名為哈特曼格網,這些格線與北極的磁場有關,是南北與東南走向。隔線的寬度會在月圓,太陽黑子活躍或是某天氣狀態時增寬,也會受到電磁輻射的影響。

 

哈特曼格線圍繞著地球運行,形成一個無形的牆,若家中的高電壓電源線,家用電路盒或變壓器位於哈特曼線的交叉點,20英里內的所有哈特曼線都會因此變成負值。一旦暴露在當地很長一段時間,將會對身體產生嚴重的影響。

懷特曼與克里博士後來發現的克里格網,運行方向是從東北到西南,以及西北到東南,每條線之間約相隔3.5公尺,線的垂直相交處的的能量渦流同樣對身體具有破壞性。

這些地磁干擾是致病性,在精神層面,也會造成人們疲勞,注意力不集中,溝通受損,並降低容忍的挑戰和壓力。在情感層面,則繪製使人們情緒低落,甚至引發憂鬱症,並且消耗人的免疫系統,導致ADD,經常頭痛,肌肉痙攣,慢性背痛,癌症,風濕病,關節炎,腫瘤,過敏症,不孕。

Building Biology 建築生物學

x2

Causal influences of health 影響健康的原因

以下所述的簡短故事試圖去描繪出,要達到痊癒的第一步未必一定要進行醫療的治療。相反的,經驗顯示告訴我們移除或減少對影響我們身體有害的場域才是決定性的一步,許多的文獻引用來找尋其原因。

一個小男孩抱怨他可怕的頭痛,正統醫學的檢驗無法找出他頭痛的原因,測量孩子的臥室也沒有不適當的強烈電磁場的干擾,然而當被問到他平常的就寢時間,男孩拿起他的無線電錄音機,放在他的枕頭下,說明他就是如此就寢的,他被問到為何他將無線電錄音機放在他的枕頭下時,他解釋說它會讓枕頭溫暖而舒適,然而除了幅射出溫暖外,無線電錄音機內建的變壓器也就在小男孩的頭部附近產生強烈的交流磁場!一旦他在晚上睡覺時停止使用這個電子煙霧的汚染源,頭痛就自動消失了。

第一點,這個案例呈現出,在進行初次治療前先檢查是否受到電磁場干擾場域影響的重要性。在這個案例當中,如果一開始就立即進行治療那絶對是重大的錯誤!最佳方式是可以增加身體的自身能力去承受這樣的干擾場域所產生之效應,然而,如此做並未能消除其真正原因,在這個案例當中,變壓器䆁放出大量交流磁場,再者!這個例子很清楚的描繪出我們對這些型態的干擾負荷一點概念也沒有(刻意忽略)。這個小男孩壓根兒感覺不到強烈的磁場,確實我們很容易知道為什麼。我們的身體暴露在電子煙霧的干擾汚染負荷僅有幾個世代之久,自人類身體進化的角度而言,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尚不足以發展出防衛機制,去對抗這這種型態的壓力負荷。

以Paul Schmidt 生物能系統調查產生影響的源頭原因,多年來已經成為一個專門的學問和專家的領域。從主流正統醫學的領域至今,它仍然無法對於電子煙霧所造成的壓力負荷做出診斷。而以Paul Schmidt 生物能系統卻能夠讓我們進一步探索人體,並藉由典型的共振點測量,理解在電子煙霧暴露背後的蛛絲馬跡所產生的特徵。

 

以Paul Schmidt 生物能系統測量得到的結果非常清晰的顯示我們暴露在電子煙霧的干擾負荷中程度較以往諸年更甚,同時超過90%的所有成年人均呈現出暴露在大量的電子煙霧的干擾負荷的跡象。大部分的人,很不幸的也包括了大多數的治療師對於這個議題僅有非常有限的瞭解!然而,那些治療師也包括了以Paul Schmidt 生物能系統最成功的使用者,他們也認知了且清楚明白了此需要和測量的重要性,進而減少電子煙霧的干擾負荷所帶來的衝擊 ! 基於此理由,在這裡所涵蓋了有關電子煙霧的更深度之建議和解決方法。

接下來以Paul Schmidt 生物能系統的測量,在其他的考量之間最個主要的三種具有因果關係之影響因素被彰顯出來,因為它們的幾乎無所不在的現象而讓此變得非常重要!其中之一是電子煙霧,另外一項是地質干擾區,許多著作都針對地球網格線區域,地下水脈,和地理斷層的危害效應做了論述。這些產生的效應可以藉助於Paul Schmidt 生物能系統的協助,以一種廣泛綜合性的方式加以分類。三種具有因果關係之影響因素的第三種,毫無疑問的是營養醫學,特別是在我們腸道和水中的酸鹼平衡。

 

 

 

 

建築物的能量來源